“艺术疗法”能否帮助特殊孩子回归大众 实现孩子的人生价值

在上海飞叶艺术特殊儿童教育学校校长沈海斌看来,特殊儿童里应划分“中间层”,通过艺术疗法,可以让他们回归大众,实现人生价值。

在前不久举办的中国新加坡当代艺术交流展上,新加坡艺术家们的作品是由两所特殊教育学校的孩子共同参与完成。展览前,艺术家们走访了参与这次艺术展创作的上海飞叶艺术特殊儿童教育,孩子们的表现让他们吃惊不已。

“我们不是要把这些特殊儿童培养成艺术家,更希望让他们变成普通人。”上海飞叶艺术特殊儿童教育学校校长沈海斌这样说。

特殊儿童有“中间层”

上海飞叶艺术特殊儿童教育学校的教室藏在一座居民楼里,孩子们在客厅里上课、做游戏。

毕业于中国美院的沈海斌原本在普通学校带美术高考生,后来自己开设培训班。十年前,一个偶然的机缘让他接触了特殊儿童教育行业。当时,沈海斌的培训班楼上有一家特殊儿童教育机构,很多家长也会到沈海斌的培训班看看。有位来自湖北的家长很想把自己的孩子带下来看看,但过了两三天还不见人影。“有一天她终于带来一个孩子,个子很小,扒着窗台不停地跳,听到手机发出轻微的滴滴声,马上就钻到桌子下再也不出来。”

阳阳是一个对声音超级敏感的孩子,听力高于常人几百到几千倍。尽管没有接触过特殊儿童,沈海斌和妻子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把小学课本编成连环画,一边教,一边研究如何和他沟通。一年后,阳阳学完了所有一年级课程,可以回到普通学校正常读书。

特殊儿童包括自闭症(孤独症)患儿、发育迟缓、多动症患儿、情绪语言障碍儿童、感统失调儿童等群体。“我们认为应该在特殊儿童中细分出中间层,他们占的人数不少,总量庞大。把课程节奏减缓,让课程内容趣味性更强一点,他们是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学到知识、实现人生价值的。”沈海斌说。

用绘画培养交流能力

为了教这些特殊孩子里的”中间层”,沈海斌发明了一种“艺术疗法”,“艺术疗法是指通过绘画介质或材料、艺术创作的意象、创造性的艺术活动和患者作品的反馈,来呈现个体的发展、能力、人格、兴趣、关注和冲突的一项服务性工作。辅以其他的评估诊断标准和治疗手段,主要解决受助者的情绪冲突,提升他们的自我意识,提高社交技巧和管理行为能力,解决心理困惑和减少焦虑,辅助受助者取得适应生活的能力,提高自尊水平。”

这里所有的课程都是通过绘画来解决,老师一边把故事画下来,一边向孩子们讲述,再由孩子们进行角色扮演,很容易就能学会一篇课文。绘画还能训练注意力和逻辑思维,引导特殊儿童用艺术的方法认识自我、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。小玲画画特别好,但对人的关系有认知障碍,看到沈海斌一直叫“奶奶”。沈海斌教她反复在纸上画自己的家人,画他们今天穿了什么衣服,做了什么事情,一边画一边讲出来。前几天,小玲过九岁生日,终于能清楚准确地叫出所有的称呼。当听到一声期盼了很久的“外婆”时,小玲外婆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。明明有多动症,他的母亲年纪不大,头发已经全白。沈海斌发现,明明在画画时会特别安静,而且对汽车特别感兴趣,画过几次后上了瘾,每天都让母亲带他来画汽车。“我们就用画画的方式,把各种知识教给他,他画的画几箱子都装不完。

“我们教孩子画画不是为了培养艺术家,关键是交流。当这些孩子可以回到普通学校读书时,他们的观察能力变得很敏锐,记忆、思索能力也很强。”沈海斌觉得,用艺术帮助特殊儿童认识自我,找到自信非常重要。“很多自闭症儿童很有绘画天分,他们的作品被炒作,卖出高价,他们就被要求一直画画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反而被异化了。我们的目的是让孩子们回归主流群体。”

特殊教育师资是瓶颈

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特别难找,有些求职的大学生来看了半小时就走了。”因为师资问题,学校无法招收新生,家长急,沈海斌也着急。“特殊儿童改善的黄金阶段是3到4岁,学习和行为的矫正最好是在7、8岁到13岁,错过了将是终生遗憾。”

特教老师都是全科老师,不仅要授课,还要会做游戏、带动气氛,管理突发状况。“10个孩子至少需要8个老师带,一个在前面讲课,剩下六七个老师看孩子。”

“我原本没有很大的抱负,都是家长们在推着我往前走。”特殊教育需求很大,最近在家长众筹的帮助下,飞叶新成立了昆山校区。新校区有了,能否找到足够多适合的老师仍是问题。沈海斌希望,社会各界可以多一些支持和关爱,重视这些特殊儿童中的“中间层”,给他们发挥所长的空间,让他们生活得更加阳光。

宝贝壹号
小美和小宝儿童白色帆布鞋男童女童鞋子宝宝休闲布鞋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